2013年5月26日星期日

DATE

周末,属于休息。有人说happy saturday,意指星期六是pou night。
我的星期六,通常不是回家,就是为中心筹办活动。难得这个星期六没有任何公事缠身,终于可以做自己想要做的事。
本来是打算自己一个人步行到商场去看两部电影,到书局去流连忘返,到秘方去享用我的chocolate indulgence,到处去看看最近流行什么颜色的衣服,去看看我想买的球鞋还在不在…… 却因为生理期而全部作罢。
我只能哀怨,这东西,来得真不是时候。第一天遇上了浴佛礼,我没有机会到寺庙里去贡献我的体力,也没有去看游行,只有呆在家里看香港连续剧,什么都吃不下,可惜。

隔天就是所谓的happy saturday,终于有朋友陪我出去鲁,不管三七二十一,出门了再打算。得知他要带我去品尝laksa,我莫名的哀怨,很勉为其难的拒绝去品尝。他看我在哪里支支吾吾,马上猜到我的难处,然后大声的笑我活该,还说唯有等下次他心情好的时候再带我去。(真欠打)

一天的计划,因为生理期而全部泡汤。不能去爬山,不能去玩水,不能吃生冷食物,不能这个,不能那个,他完全拿我没办法。最后,我们只好回家休息。其实在家聊天,好过在外面人挤人。他家客厅真的很凉爽,好过我那闷热的房间,我躺着躺着都快睡着了。才知道,原来他也生病了,头痛发冷发热兼呕吐,我们简直就是两条死鱼躺在沙发上对话。

后来还是到了某商场去走走看看。我们都要完成今天出门的目的:看电影。但是一到商场就人潮拥挤,所以我们都不喜欢学校假期。看着电影院的人龙,我们只好放弃,在商场里头胡乱的逛。最后我们跑去了秘方吃蛋糕,因为我说想吃,所以我们进去了。看了菜单,我又想吃tom yam noodle soup,结果说想吃蛋糕的我点了一道我不能吃的食物,我对面的那位瞪大眼睛看着我:“小姐,你点什么鬼,你不是讲你不能吃辣,要吃蛋糕的咩?” 女人只好在这个时候发挥推卸的本色说:“你怎么不阻止我?” 最后他把他的蛋糕给我吃,自己吃那碗病人也不可以吃的东炎面,然后一直讲我在虐待他妈妈的儿子却死也不肯让我碰那碗面,因为生理期不能吃辛辣的食物。

接着的目的地是超市。算起来这次是我们第二次一起逛超市。他又开始怂恿我们要买什么现在就好买回去,有人会帮你扛回家。既然他如此盛情,我就不好推托人家的一番好意,绞尽脑汁的在想有什么重的东西可以趁现在就买了。我们不约而同的想起他的哥哥要他买的牙膏,然后一起去找。其实跟他去逛超市也还满累的,他只要看到我拿了一些不健康的食物,老人病马上发作,这个不能买,那个吃了会怎样怎样。我妈妈都没那么长气呢。买完了,他一边扛着那些很重的东西,一边讲我虐待人家生病的儿子,却死也不肯让我帮忙拿一点,因为生理期不能扛重的东西。

然后我说要去书局,他则在书局里面发霉,叫一个不看书的人去书局还真的是有够为难的。他大概是无聊过头了,一直恐吓我说在我头顶上的气球快爆了,因为他知道我怕气球爆炸。幸好最后我还看中一本书买了回家。然后去了borders看他的engineering书就轮到我无聊了,但我还是看中了一本英文书 never let you go,只是怕自己看不完,而且英文书好贵!

我想我们的connection很连接,因为我们经常在同一时间想到同一件事,然后一起说出来。难道这个就是所谓的默契?

晚上是轮到找吃的时间了。但是我们花了三个小时都找不到吃,在槟城这个美食天堂!
既然午餐说是我在折磨他,晚餐就由他来决定。但是不管我们去哪一件店都好,他们都关门了。要知道我们九点多才出来找吃,而且在槟城竟然找不到!在这个学校假期里,晚上的槟城好热闹~ 好多人再哪里出出进进,我们花了一个小时从我家去gurney drive,本来只是需要五分钟的车程哦。所以基本上,我们三个小时找吃的过程都是在车里渡过。可怜的病人还要在如此糟糕的traffic驾车,还要饿着肚子。我们真的很凄凉。最后只能吃快餐解决。到了快餐店,都快12点了。两个红了眼睛累到半死的人把服务员吓死了。

这个星期六,真的很折磨我们两个病人。但是还是坚持出门去走走,轻松的过,或许是因为有人陪伴所以没那么无聊寂寞。至少这个星期六,是属于快乐幸福的星期六。

3 条评论:

小影 说...

幸福!!! 幸福!!! =]

颗粒蚁 Chloe 说...

=)

@LIc3 s-h-i-h^s-h-i-h 说...

这就是所谓心灵相同啊,呵呵~~
他很关心你哦,很细心呢!!!
生理期来,不能吃辛辣的,我不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