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30日星期三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又大一岁了~
是有庆祝会了 跟朋友 但是其实也没什么
也许跟我想象的不一样 但我所想象的是什么我还真不知道
我很矛盾 这一刻 下一刻
我是对我自己很不满意 应该是这样的
有礼物 呵呵 我还满炸到的 一生人没收到多少礼物
是衣服 音乐主题的衣服
原来在他们眼里 我是很喜欢音乐的人哦 事实也是如此
吃了顿很丰盛的晚餐 喝了点小酒 不够喉
有人问我 是不是有心事才喝酒? 哈哈 难道只是有心事的人才可以喝?
放心 我喝的酒是甜的 只有难过的人才会觉得酒苦
满长的一天 要怎么过呢 生日这天感觉特别无聊呢
心里觉得少了什么 少了什么呢~
我是矛盾的 我是无趣的 我不说话了

开课了 也剥夺了我无线上网的权利 开始要找可以上网的地方了
所以会减少上来了 但是我会努力上来的

2009年12月27日星期日

恢复

睡得正甘甜 发着春秋大梦的同时 被滚轮声吵醒 很熟悉的生活
有人回来了 也等于结束我单身在空荡荡的房子的生活
突然有点想念前两天 一个人的时候 虽然恐怖 但是自由
多了一个人是不寂寞了 但是也却不自由了

新学期开始了 一切将恢复原状 而我也即将跟网络说再见
又得重复来回图书馆上网的日子了
这一次的假期没有回家 感觉总是怪怪的 好象少了什么
是少了逃课的滋味吧 呵呵
做惯坏孩子的是很难变好的 但也不是没有机会

新一年新希望 过去的学期发生太多事情了 所以感觉上日子过得有点快
我希望这个学期不要有太多事情发生 我想平淡的过 不要被拉进任何纠纷
既然有些人已无法改变 我希望他适可而止的不要来干扰我的生活
我不想老是叹倒霉 因为这样霉运会跟着来 所以我不想身边有人也这样叹倒霉
保持乐观的想法 好运就会来 我希望我做得到
我也希望身边不要有太多的负能量了 虽然正义必胜 但要挨到关键时刻可不容易
我想一切会变好的 如果他肯改变的话 如果他肯反省的话
但是这个好象是不可能会发生的事

如今 倒数着回家的日子 农历新年赶快来吧~

2009年12月26日星期六

韩流感

从来没有想过 自己会得到韩流感

最近一直听朋友说着super junior和东方神起 但是我一直都没有太大的兴趣
韩文歌是有在听 但都是些韩剧的有关歌曲 都是动听浪漫的
对于流行音乐 也只知道rain
说了一个月的super junior 加上早期超Hito的sorry舞
出于好奇 上网youtube去 结果 中毒了
朋友说 只是听歌才不会中毒 还要看综艺节目才会深深的爱上他们
也对 我只是对音乐感兴趣 尤其是编曲的部分
韩国流行音乐 很多都是电音舞曲 合我口味的虽然不多 就连自己喜欢什么都不知道

怎样怎样 我还是比较喜欢东方神起 我喜欢他们就因为一首歌而已


video


最近中了韩流感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好
只是很开心自己接触了另一种语文的音乐 的确过瘾
因为听不懂他们在唱什么 反而更可以去听他们的编曲是怎么弄了
有些还是很好听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的好听
而且我喜欢的都不是抒情歌曲 哈哈 真的很奇怪 可能膸比较喜欢动感一点的吧

今年的圣诞节礼物 = 韩流感

至少是新的体验与接触 ^^

2009年12月25日星期五

平淡的圣诞节

分针和秒针遇见了 踏正十二点 圣诞节到了
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庆祝节目 也没有人在身边 这是第一个一个人的圣诞节
今年的圣诞节 不只是圣诞节 这就是为什么我会突然想起家

每年的十二月 是我最开心的日子 从小到大都是
小时候 十二月是假期 一放假不用读书 可以迟睡迟起 天天玩乐
大了的十二月 还是假期 但是每天都躲在家跟妈妈一起过
冬至帮忙搓汤圆 圣诞节也是在家 倒数就跟妈妈在家看电视倒数

独在异乡为异客 每逢佳节倍思亲
这是形容游子最贴切的文句

今年的圣诞节 我没有回家 没有汤圆 没有倒数 也没有蛋糕
十二月 除了那些耳熟能详的节日 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日子
刚刚好 今年的农历生日 跟圣诞节杠上了
今年的圣诞节 也是我的农历诞辰

分针和秒针遇见了 踏正十二点 圣诞节到了
祝我生日快乐

.
.
.

还有跟我一样农历生日的小东 生日快乐

2009年12月24日星期四

不一样的平安夜

跟以往一样 过了一个很平淡的平安夜 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间迎接耶诞节
从来都没有很特别的平安夜 所以已经习惯了没有节目的耶诞节
明天 还是一样 呆在房间 上线游来游去 要珍惜即将消失的福利

很多人把这两天当成一个很重要的节日 没有庆祝就会难受得不得了
对我而言 它也只是平淡的一天
今天 我搬了家 打扫房间 把一切恢复一个月前的样子
忙碌的日子即将开始 心里着实害怕 逍遥的日子总是很快就完了
但是 很遗憾的 这个假期我过得一点都不逍遥自在
很多 很多 事情 发生
突然觉得人生失去应该的样子 我好象没有别的朋友 我想要别的朋友

对人生 突然没有了兴趣 我已经不知道我以后要做什么了
只知道 这些朋友 不知道会不会持续到以后
我也已经不知道 自己希不希望会持续到以后
好象浪费了三年 来这里 又好象得到了很多东西

我想 我得到了经验 历练 却失去了动力 冲劲
从乐观幼稚 到沉默寡言
是好是不好 见人见智

今年的平安夜 心里有感觉 也是我最伤感的地方
因为比起以往的没有感觉 如今有的却是多愁善感 灰灰的感觉

2009年12月23日星期三

随文字而发的

我很累 半死不活的日子到底要过到什么时候
刚刚看了一篇文章 看到一段文字 想起一个人

"如果是纵容自己去任性 刁蛮 固执 倔强 无时无刻都喜欢刁难那些自己看不顺眼 不忿事 有话直说 直率坦然的性子 还有不谨慎理财 有钱时候 吃吃吃 没钱时候 挨挨挨的常态" (百勤, 2009)

真的很熟悉 这样的一个人 如果出现在我的生活里 我肯定很想让他消失
但是 却是有很多人 引以为傲的用这种态度生活着
是应该接受任何形态的人的存在的 我们没有权利去消灭这些人
我们说不定 也不是个好人 在别人的眼中
既然别人可以容忍我们的存在 为什么我们不能接受他们的存在

用这种态度存在 自己当然开心 身边的人怎么想 却已经不重要
爱自己 就是要这样过 不然你永远只会为别人忙 自己却什么也得不到
事实上 不在其环境的人 自然也不会明白身陷其境的人是什么心情
所以 你也不会知道 我的心情 正如你认为 我不懂你的心情一般
说到底 各人还是各自从自己的观点出发 还是那个形容词

如果 不会让自己感到难受 干扰 我绝对可以接受 它的存在
万一 它已经侵入我的生活 那么 我绝对有权利让它在我的世界中消失
任何人都是自己世界的中心点 自己决定谁可以自由进出 谁必须禁止通行
但是 如果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不愿接受环境的改变 却渴望环境改变来迁就自己
我只能说 那么你慢慢等啦~

董老师的文字 有时侯还真是让我有很多感触呢~

2009年12月22日星期二

quando quando quando

什么时候 我的生活才会恢复原来的开心模样
什么时候 我才可以真正的不用面对一些不想面对的事
什么时候 你才会消失
tell me quando quando quando

逃避问题的毛病又来了 一个月总会发生几次才甘心
我不明白 是不是我们的问题 也许是
才明白 什么叫 "显"
有些人真的会让你应付到"显" 看到他你就想吐 但又不得不面对他

家 没搬成 还要等 处于半天吊状态
真的很"显"
突然觉得人生"显"的事情还真多 只是需要很多的耐心去面对
偶尔会有发牢骚的一些日子 但日后还是要硬着头皮上
毕竟以后的社会 比这些过分的人 比比皆是
现在也撑不过 以后很难在社会立足

什么时候才有安乐的日子 什么时候才可以开心的游玩
什么时候才可以笑看人生 什么时候身边才会有个对的人
tell me quando quando quando

2009年12月21日星期一

(@_@)"'

今天朋友提起了很多必须想的问题
身为大学生 毕业后必须想的问题 就连还没有毕业也有很多东西要烦恼
钱 当然是最折磨的东西

本来也没有想这么多 因为改变不到的东西 想这么多也没有用
但是听着他们的未雨绸缪 心里真的不禁紧张了起来
第一次觉得来自乡村真的很不好
他们城市人 找工作可以在家里附近找 有地方住 有车开
我们乡村人 找工作不能在家里附近找 因为没有适合的工作 要出来城市打拼
找工作之余 还要找地方住 找交通工具 单单这里就比他们花多一笔
虽然快乐的佳节将至 但心情就是快乐不起来 明明就是我最喜欢的十二月啊~

十二月 我喜欢月尾最后的两个星期
冬至 圣诞 倒数 还有生日

故意失眠

眼皮明明重到要死 却偏偏不想入眠 原因很简单 明天要搬家
好不容易才习惯的房间 却又来到了道别的时刻
我喜欢这间房间 上网速度很快 搬了家 也许就没有这个福利了
虽然每天会被太阳从早晒到晚 但是还是很喜欢有阳光入屋的感觉
虽然跟屋友相处得不是很融洽 生活习惯的问题 但是也很感谢他们吵死人的喇叭
至少让我觉得 我是活在人的世界

again transition 是我最不喜欢 却又不得不面对的事实
从以前的担心 到现在的接受 开始觉得这好象是一个定律
每次的转换 总要来一次才甘愿

我是一个抗拒不了周公诱惑的人 此刻的不想入眠
相信不久以后还是会烟消云散
学朋友说 乐观积极才可以面对复杂的人生
更何况 复杂与否 是掌握在自己手中

很喜欢学长说的一句话:

"you do not wish
you MUST
wishing is like giving an impression that everything is out of your hands
actually everything is in your hands"

不说 "我希望怎样怎样" 应该说 "我会 我一定要怎样怎样"
我会努力

2009年12月20日星期日

风声

刚刚在网上看了<风声> 不知道为什么 就是想看这部电影
觉得应该会很不错的 果然没有令我感到失望
我喜欢这种扑朔迷离的剧情 故事的结局竟然出乎我的意料 也许也是一个我觉得好看的原因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会看这些电影 有时候还真的满好看的
故事中不知道谁是奸细然后互相猜疑的情节 反映了人的本性跟现实的残酷
也见识到以前的逼供的工具 真的阴毒到令人发指
怎么说 还是以前的人比较心狠手辣 哈哈
以前的满清十大酷刑已经很可怕了 我想这部电影里面用的招数也不会比哪个差
怎么样也是电影 还是有很多是镜头里不被允许的暴力没有拍出来

我不会写影评 也不是什么专业的人 但是真的觉得这部电影很不错
但相信真的只适合某部分的观众 因为也许有一些人会觉得这个很无聊
但是 我就觉得 精彩得很

2009年12月19日星期六

好人.坏人

一人分饰两角的感觉会是如何
坦白说 很刺激 一方面很担心 一方面又觉得好玩
在宿舍的官方网站 一个是路人 一个是说话有刺的坏人
网络好玩的地方 就是可以保持神秘兮兮的感觉

坏人是专门投诉他们的设备有多烂 人服务态度几差 那些盲目保护他们的人
自然就会觉得我很讨厌 说的话也不会客气到那里去
而我 当然也不需要客气 发挥我很久没有用的技能 虽然不出色 但对付他们绰绰有余
事实上 我也不会盲目的说他们不对 我秉持着一惯的观念 只说事实
除非他们问心无愧 不然不必那么紧张
坏人的责任 当然就是被人家骂到狗血淋头 但却可以引起那些办公室人的注意
看清楚他们失职的地方 进而改善
但别说我看低他们 就算他们看到也会当作看不到

好人自然就是要问些自己本来就想知道的事情
并且适时的保护坏人的角色 说些客观的话 控制环境不让更可怕的事发生
好人基本上是不用做什么的

坏人已经出动了 好人今天也开始她的工作 就看看今晚会发生什么事了

2009年12月18日星期五

有时候真的很不明白 有些人为什么就是可以借口多多
我真的很被他们炸到
跟他们说 布告板上面没有告示 我们没有办法出席活动
他们竟然应我说 布告板太多 一个一个贴很累

三条线~~

一棟楼才一个布告板 整间宿舍才那几栋楼 很多吗
贴那一张纸 很累吗
现在却变成是学生的错了 没有去他们指定的布告板看告示
只因为 他们每天坐在冷气房里太累了

.
.
.

这就是非私人行业的工作态度

2009年12月17日星期四

异乡见故友

在异乡看见故友是什么样的感觉?
今天大姐从吉隆坡过来了 是跟她男友来的 他做research 她来玩
抱歉 其实心情也不怎么好 因为前几天发生了事情
但是很高兴他们能来 至少以后我跟大姐说从那里走到那里的时候 她也不会蒙查查了~

异乡看见故友 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看到不要杀掉我)
就好象平时一样 聊天 听他们说话 带他们走走看看
他们让我觉得 我的学校很大 很有钱 哈哈 但是也不是我的钱~
我只是觉得 我的学校是很普通的一间学校 只是有很宽敞的地方可以给人散步走街
有湖可以看鱼 有桥可以吹风 有青青的环境给眼睛得到暂时的休息
心里没有特别兴奋 看到他们时很开心 因为没有试过在西马认识的人过来东马找我
原来 没有特别的感觉 就是亲切感
我们没有因为在陌生的地方相遇而有特别的感觉
反而跟以前一样 很自在的相处 我很自在 不懂她呢
她的感觉应该跟我不一样 我在一个我熟悉的环境见到一个熟悉的人
她则在一个陌生的环境见到熟悉的人 不懂是什么感觉呢

看见大姐的感觉就是很象平常一样的感觉 没有因为什么原因而感到陌生
也许这就是亲切感~~

大姐并非我大姐 只是一个称呼 她是我的好朋友 我们中学认识到现在了
上了大学以后很少接触 最近开始又有往来
这还得感谢一个人 没有他 我们也找不回大姐啦~~
p/s: 欢迎你来 真的不会死的

这是你来过砂大的证据~ 看了不要砍我哦...

即将失去

即将失去的感觉很不好吧~ 虽然我失去的也许只不过是很小很小的东西 网络
即将搬家了~ 从这个宿舍搬去另一个宿舍 也不知道那里可以跟网络接触吗
也许就这样 消失在网络世界当中了

但 我已有一个月的时间来堕落 应该足够了吧~

但是每次那种即将失去的感觉总会让我觉得辛苦
很希望一切归零的回到原点 但不行 因为执着所以痛苦
我只希望赶快放下

快开课了 因为不知道还有没有地方住而开心不起来
这种不确定的感觉 还真折磨
对于新的环境我还要重新适应一番 这次我还真的波折重重
但是我明白必须保持乐观积极才可以战胜可恶的命运
每一次受挫是人生的一个经验的获得

2112 一个我很不希望来临的日子 因为我会变成一头牛
搬家搬到累死为止 一个人搬家 还真有说不出来的凄凉

2009年12月16日星期三

我很气

有时候真的很不明白 是不是没有包头就会被欺负
那么那些马姓人氏凭什么得到优待
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好 理直气壮指责人的气焰嚣张到~

*刚刚受气了, 火滚当中~*

我是真的没有时间去参加活动 并不是故意不要去 更何况是他们的活动告示贴得太隐蔽了
有时候也不知道有什么活动 要不然就是错过了活动
想了想 也许是我们本身也是一直在找借口 才会被人家欺负
所谓理亏的没理 所以也只能眼巴巴的给人骂个狗血淋头 也不能开声回嘴
剩下一个学期 我忍你~~~

回头想想 也许刚刚开会的时候也许受气了 找我们出气吧
又或者 我们打简讯去约他 他觉得被打扰到了 就开炮了
他说的不无道理的
难为了我的朋友 被他从头骂到脚 怪可怜的~

2009年12月15日星期二

比喻人生

寂静无聊的下午 看着荧光屏 发呆

是不是真的开始讨厌一个人了 就会是 他做什么都很碍眼
也许是吧 如果没有投资那么多的感情 也不会介意他的背叛
更何况 这不是背叛

凶巴巴的老师 面对着三个小学生
一个是可爱 乖巧 很合人眼缘的小孩 总是顺着人家的意思 偶尔还会有点害羞
一个也是可爱乖巧 聪明伶俐 善解人意 但就是偶尔会闹脾气
一个是不讨喜 喜欢怎样就怎样 也不怎么说话的孩子 很不得人缘
凶巴巴的老师自然很疼爱地第一个孩子 对第二个孩子时好时坏 至于第三个 如果可以 能免则免
老师总是认为小孩不懂事 什么都不懂 只懂享受玩乐
不乖的小孩 老师看也不看一眼 乖孩子 老师捧在手心里疼
夹在中间的孩子 时而讨老师欢心 时而惹老师讨厌 心情自然也时高时低
老师以为 孤立了不乖的孩子 就会让那孩子退缩胆怯 乖乖的服从老师的命令
但偏偏那孩子 倔强的很 就是不低头 结果惹来一身腥
三个孩子 建立了交浅言深的感情 忽视老师的偏心 开心的玩乐在一起
不管老师多么的看坏孩子不顺眼 三个人总是很自然的就走在一起
虽然沉默不语 但就好象大家都懂 彼此之间有着相当的默契
最后被孤立的 反而是这个感情用事 自私自利的老师


小孩的世界如此单纯 还望污浊的思想不要侵入他们的世界

2009年12月13日星期日

淡了

感觉 终于淡了
但 还是会想跟他说 最近我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呢
才发现 我们之间 除了南中国海之外 还有一个半岛的距离
那是多么遥远的距离啊~
曾经 我很纳闷 为何友人可以坚持一场远距离的恋爱
相同的距离 离离合合 三年有了 坚持的决心依然很大
很明显的 迁就是免不了的指定动作 耐心是必须的苛刻条件
但是 好像真爱 可以掩盖所有的不愉快 又或者 纵使留了烙印在心里 但就是可以视而不见

跑出去玩的孩子 回家了 回到一扇永远为他打开的大门

与他们不一样的是 一厢情愿的暧昧 没有开始 也没有结果的结局
压抑着瞬间的情绪 真的可以省略很多麻烦 (子源这样说)
经验虽然多了 但是每次都还是会有一样的想法 一样的想做某些事情 一样的压了下来
然后一样的淡了 一样的归零 一切回到最原点
但这是个很难得的回忆 我认为 呵呵


无可否认的是
他是我不想承认的存在 也是我不能否认的存在

2009年12月12日星期六

放手

很多事情 真的是怎么说也说不清的
也有很多事情 说了也是白说
因为 也许说了 不是真的不懂 就是装听不懂 不然就是懂了 但也当做不知道
也许 是每个人做事 都有一套自己的逻辑 不是别人能懂的逻辑

无可辩驳的是 人类的确是一个复杂的结构
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 拥有着一样的生理结构 但却是不一样的心理结构
所以 一种米养百种人 就是这样的意思吧
对于一个怎么说也说不明白的人 也许最好的方式就是不说
因为他们永远都绕着同一个中心转

只有适当的距离 才能减少磨擦的发生
唯有距离才能解决的问题 应该已经很严重了吧
以为 很多事情 一次就够了
但原来 就算发生千万次 结局还是一样的

所以 无须再浪费时间了~ 放手吧~

2009年12月11日星期五

还是会寂寞

早已忘了想你的滋味是什么
因为每分每秒都被你占据在心中
你的一举一动牵扯在我生活的隙缝
谁能告诉我离开你的我会有多自由

也曾想过躲进别人温暖的怀中
可是这么一来就一点意义也没有
我的高尚情操一直不断提醒着我
离开你的我不论过多久还是会寂寞

别对我小心翼翼 别让我看轻你
跟着我勇敢的走下去
别劝我回心转意 这不是廉价的爱情
看着我对我说真爱我

也曾想过躲进别人温暖的怀中
可是这么一来就一点意义也没有
我的高尚情操一直不断提醒着我
离开你的我不论过多久 还是会寂寞

多年前喜欢的一首歌 因为这首歌 我认识了陈绮贞

寂寞是沉默寡言的杀手 多半在夜深人静置人于死地
想逃亡的话 就早点睡觉吧~

(三条线~)

2009年12月10日星期四

叙友

送走了一个人 心里感受五味杂陈
是想回家还是其他原因 不知道 也不想理
一个曾经很讨厌我的人 一个曾经我很讨厌的人
一个以前不会理我的人 一个以前很喜欢故意闹他的人
一个其实很贴心的人 一个其实很不成熟的人

在他的世界里 我也许是一个很幼稚的人 没主见 心软 只会说 不会做的人
每次都说到很好 我会怎样怎样 可是一到了现实 勇气都往肚里吞
很多事情如今才发现 是现在才是这样 还是一路来都是这样 只是我没发现
我很喜欢闹他 他没空的时候就不理我 有空的时候就陪我一起闹
是非一起八 (哦 他说是互相了解 不是说是非 ^^)
但是 他是一个很棒的朋友 我有做错 他就直接讲我
懒惰不作事 他每天催促我赶快做好 不要浪费时间
不营养的食物 不要吃 他说
头发不能拉直 不好看 (但我还是会去拉~ ^^)
静静不说话 还会故意引我说话 虽然方式~很不好 我不喜欢
突然觉得 他管的还真多

以前不曾做的事 短短的两个星期 全都做完了
有时候 还真的希望是自己想太多 事实 应该也是自己想很多
也许 只是因为大家都是游子心态 才会如此关怀备至

被人抓了把柄的下午 那天是雨天 心里却是满满的感动
这也许是为什么 我喜欢巨蟹座的体贴细腻与沉默的温柔

2009年12月9日星期三

心酸.遗憾

寂静的时分 听到了一首很有感觉的歌~

林宥嘉 - 心酸

走不完的长巷 原来也就那么长
跑不完的操场 原来小成这样
时间的伤 翻云覆雨了什么
从我手中 夺走了什么

闭上眼看 十六岁的夕阳
美得像我们一样
边走边唱 天真浪漫勇敢
以为能走到远方
我们曾相爱 想到就心酸

人潮拍打上岸 一拨拨欢快的浪
校门口老地方 我是等候堤防
牵你的手 人群里慢慢走
我们手中 曾有全宇宙

闭上眼看 最后那颗夕阳
美得像一个遗憾
挥霍哀伤 青春兵荒马乱
我们潦草地离散
明明爱啊 却不懂怎么办
让爱强忍不折断
为何生命 不准等人成长
就可以锈成过往
我曾拥有你 真叫我心酸


回想以往 是不是有很多遗憾呢 里头述说的我没有能力经历
但却真实的看着它发生~
我曾眼睁睁的看着一段萌芽着的爱情 突然就枯萎了
没有原因 没有预告 就这样 了无音讯
再见面 已是若干年后了 却无法好好的沟通
眼看二人不懂是尴尬还是不自在的相处模式 哭笑不得
当不成情人的两人 如今连当朋友都成问题了

这段恋情 一直是我的遗憾 但也庆幸两人没有开花结果
如今发现 其实他们俩并不适合
如果当初一起了 也会落得分手的下场
看着她离离合合了几段感情 没有开花结果的完美结局
而他 变得浪荡不羁 完全封闭自己的心 不愿与人分享内心的感受
突然想起以前的他 单纯的心 我相信 他当时是真的
缘分的作弄 让两人在平行线上相遇 却又擦肩而过

既然没有如果 如今只希望他们都能找到属于他们的幸福

2009年12月8日星期二

曾几何时我是一个很吵的人 而我却在不知不觉中变得安静了
我突然发现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的人了
我只知道 我是不一样了 但不知道是好是坏~

改变可以是好事 可以是坏事
但我不知道我的改变 到底是好的 还是坏的
我也sense不到改变的原因

我很乱~~~

2009年12月6日星期日

影 11:11

两年了 你依然还是那么动人心弦
还记得以往为你写下的迷恋陌生人和给陌生人的悄悄话~ 回头看还真的很惆怅
原来你是那么的令我着迷
今年的白色情人节 我忘记了你 原来只要我知道你一直都在 我就安心

我一直记得你 只是因忙碌而没有去追查你的消息 偶尔在线上看见你 就有说不出的惊喜
忙碌的日子过去 悠闲的日子让我不禁又偷偷探望你
近来日子似乎不顺 你很气 但因要顾及友谊而不能反击
得悉你和她顺心如意 替你开心 原来我并不希望把你占据 只希望你是幸福就可以

才发现 让我心系的人不只你 只是你们都有了心仪的她
不明就理 真的只希望你们可以开心
只盼当你兄弟 分享你的喜悦 于愿足矣
与异性我只希望当兄弟 这样的情谊胜过爱情
因为一旦拥有你 即会面对失去 宁可取友情 至少可以保存长久的情谊

喜欢胡闹的我 每次胡闹好了才突然发现胡闹所产生的问题
明明可以当个好朋友 偏偏被我搞得复杂出奇
每每事情发生了才来亡羊补牢 胆战心惊 我不希望因爱情失去友谊

爱情如玫瑰般艳丽 根上刺亦尖锐无比
触摸它需要的不只勇气 还要有缘分的庇阴
如今却只是 影

我是你的影子
光是唯一的桥梁
跟随你的步伐
感受你的感受

黄昏降临
影将消失
我将离你而去
奈何心中万般不舍

夜晚降临
月让影重现
我再度跟随你
在寂静中寻找

晨曦降临
我将再度与你分离
云海中泪如雨
奈何我却无能为力

早晨降临
日再度让我接触你
就这样
周而复始

原来为了跟随你
我必须一再地忍受分离

爱是日与月的光
我是你的影
依赖着光接触你
默默跟随不离不弃
奈何
你却从来不曾察觉
影的存在

正能量

成长的过程 难免会留下许多刻骨铭心的回忆
回忆有苦有甜 回忆里的人 开心欢乐 又或是痛彻心扉 都令人不愿意将它忘记
有些人 受了伤 硬是要把过去遗忘 但又心有余而力不足
最后落得黯然神伤 夜夜孤枕难眠 这又是何苦呢

所以 人必须学懂的东西有两种
一是选择性遗忘的本事 把不开心的都遗忘 把开心的留下来
二是变戏法的本领 把忧变为喜 把苦变为甜
而我 偏偏学不会第一个本事 却懂得第二个本领

时常 我们都会把不快乐的事情记在心里 终日埋怨命运坎坷 把自己的人生搞得黯然失色
甚少 我们会把不快乐的事情以乐观的态度面对 第一反应即是怨天尤人
正常 正常
以往 自己也是一个这样的人 但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 我开窍了
利用上天赋于的能力 让我有无穷的想象力 这能力 却让我喜忧参半
得不到的东西 用想象搭够 想着想着 自己就开心了
却也很怕自己会因此得了妄想症

曾经听朋友说过的"秘密"的书 说着the law of attraction
还真的让我开心过 没错 是开心过
虽然很多东西我都用想象搭够 但我清楚知道梦想与现实的差距
没有的东西就是没有 不能强求

但是 Law of Attraction 说明只要你心里经常想着想要的事 事情就会如你所愿的发生
首要条件是你要相信 我相信 这一切也许就是念力在作怪吧
看见友人事后曾经跟我要回"秘密"的光碟时说的一番话 突然迷惑了

'我要看那部戏了,不然我觉得我快支撑不住了~'

如果你是很强的人 对自己有信心的话 无须光碟亦能天天乐观自在
但是心境脆弱的人 须靠别的事物来增加自己的信心 才能活得逍遥
这又是何苦呢
突然觉得 自己也许变悲观了 但也无须依靠看着同样的画面来增进自信
我相信自信是发自内心的好 后天虽可搭够 但很难持久
我不依靠"秘密"来让自己天天开心 但我相信里面所说的道理
自己是怎样的能量 就会吸引怎样的能量围绕身边
这也是为什么 我努力的收集正能量 纵使如今处于漫天负能量的地方

很庆幸 朋友堆中 我还算是个乐观主义者
虽然跟看"秘密"的那位友人比起来 我是悲观的 但至少在我的生活圈子里
我是属于那微小的正能量一族~

.
.
.

p/s : 其实要写的并非此内容,但写着写着就变这样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2009年12月4日星期五

误会

有时候 多么希望是一场误会 至少可以让整个局面没有那么尴尬
有时候 多么希望是自己一厢情愿 至少还有可以婉转的余地
有时候 多么希望一切重来 至少可以避免事情的发生

但是 现在说这么多也已经太迟

等吧~~

时间会让一切还原 我相信 之后会不一样的

质疑

有的时候 人真的很怪 也许应该这么说 我是个很奇怪的人
常做些怪事 在人家的眼里 很笨 但自己却觉得开心
有时候也不知道 自己做那些事的目的是什么

有些人很怪 喜欢跟异性打交道 玩乐 有着五花八门的目的
为了喜欢的人 为了显示自己的魅力 因为嫉妒 因为占有欲强 等等
但是一旦那位跟你玩的人突然对你很好 开始注意到你 开始把你放在他眼里的时候
却退缩了 反而觉得怪了

十二月 下雨的季节 雨可以制造许多浪漫的环境 给人甜蜜的回忆
雨也会让人发现平时看不见的事情
也许你不会知道 哪个平常一直欺负你的人 下雨天会帮你撑伞
怕你淋湿了 把你揽进他怀里
突然你就会质疑 哪个平常欺负你的人 怎么老是在欺负你
怎么老是爱弄你 就是要看你气急败坏的模样 自己就在那边笑的津津乐道
每次跟他要东西 总是故意不给你 说不要借 但到最后还是会拿给你的

也许 是突然在他眼睛里看见自己的影子
也许 是看见什么正在酝酿着即将来临的未来


友情的威力 什么时候覆盖了这么广的范围了??

2009年12月2日星期三

思念

人们常说思念象是一条漂浮在海洋中的船
不确定几时会沉船 也不确定几时会靠岸
就这样 周而复始 明日复明日的思念着 住在内心深处的哪个人

无论是曾经在一起的 差一点在一起的 又或者从没在一起的
思念是附属的 附属于爱情 有爱情就有思念
爱情附属的 除了思念 还有痛苦 甜蜜
曾经的爱情附属甜蜜和痛苦 差一点的爱情附属暧昧和煎熬 从没在过一起的
既暧昧 又煎熬 时而痛苦 时而甜蜜

妄想着他将属于你 每天不断在脑海自制与他的画面
虽然很蠢 虽然很笨 但却可一解相思之苦
不能在现实得到的东西 唯有靠想象力自我安慰

有人梦想成真了 但却充满不安及不确定 真可笑
没有的时候 天天想了千遍万遍
有了的时候 又开始担心这一切的真实感 他到底是否真正属于你
人 真是奇怪的动物

思念就想一条河 我是河上的船只 开始冒险的旅程
只为了漂到处于深海中 自由自在的你
纵使路途将会是重重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