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4日星期五

我是是非精

人人都有机会有一个室友的吧。
我当然也不例外咯。但是我的很怪的。因为我跟我的室友的感情不太好。
我的室友是沙巴人,她长得很像华人,起初我还差点就跟她说华语了。
但是,一直到如今,我可以一句话都没有跟她说过,就这样过了一个学期。
会跟她感情不好的原因,是因为一开始的时候。
我以前都是一个人住双人房,习惯了没有室友的我,喜欢开灯就开灯,喜欢炸歌就炸歌,喜欢半夜三更不睡觉,喜欢把电脑的音量调到最高。读书的时候可以很安静,因为只有我一个人。
但是,有了室友后,以上种种全部都变成泡影。
一开始,因为我很不习惯有人来把原本属于我的地盘割掉一半去,所以我真的很不甘愿。
所以我就很讨厌她。我还企图说服她搬离这个房间。
当她告诉我她要搬去别间宿舍的时候,我真的开心得不得了。但是她还是没有搬。所以我有一段时间不能适应多了一个人的存在,所以我选择沉默,就是不跟她说一句话。而她,也懒得跟我说一句话。我们两个就这样一句对白都没有的过了一个学期。
有时候,我要睡了,可是她还是可以鲁到半夜三更。
有时候,我要读书,她就在那边吵到半死。一下拿这个,一下弄那个。
她有一个怪癖,喜欢调闹钟,然后闹钟响了,却不起身。就由得那个闹钟一直响一直响,响了一个钟。有时候,(不是有时候,是很常)沉睡中的我就会被她那一个钟的闹钟吵醒。我真的很pekchek, 很生气。但是由于我们没有说过一句话,所以也不能讲什么。
到了这个学期,我们还是一句对白都没有。这个学期比较开心的是,她很常没有回来睡。原来她跑去跟她音乐系的学姐睡。(她是音乐系的学生)所以这个学期的开端,我又好像拥有了自己的地盘般高兴。但是,最近她又回来了。因为她觉得她那些学姐很懒惰。
但是她自己也不是很勤劳的人。她很常在有马桶的那间厕所冲凉。那间只有马桶的厕所,都没有花洒,也不知道她做么跑去那边冲。(也许是洗澡间的花洒太高了,她很辛苦吧。因为她比较矮。)然后那间马桶的厕所就会很肮脏了。叫她洗,她又不去洗。鲁到后来,还是我去洗。洗脸盆也是如此。房间的地板她从来没有扫过,地上的头发都可以堆成一座山了。还是我去扫。
现在,我也已经习惯了。 她就是这样的人。我也懒得跟她说了。反正说了她也是当成耳边风的。
会想写她的原因是因为她刚刚就对我很没有礼貌。刚才我在跟我housemate讲话,她竟然可以在我跟housemate讲话的当儿把门关上。我真的很炸到。还有,我去冲凉的时候,她居然可以把房间门关上,锁我在外面。敲她的门,她还可以无动于衷。一直到我housemate来敲门,大大声叫她的名字,她才缓缓来开门。
我真的很炸到。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人来的。也不知道要怎样沟通。所以也不沟通了。
我也不知道得罪到她那里?可能是得罪到她的老大吧。她的老大唱歌很难听。还记得我去听音乐系的音乐会的时候,那个老大唱经典名曲,Aerosmith的I don’t want to miss a thing。不好听。但是不能够公开批评他们,因为听说得罪到他们会很惨。

我的室友怎么这么cake水。我的室友,唉地,真的非笔墨能形容。
也不知道怎样了。也许是我的错。
但是我怎么就觉得她也是一个很有问题的人。
原谅我吧,我也想当个小气计较,有事就只会怪人的人。

3 条评论:

Nick 说...

这不是是非精啦!
给谁都会不爽咯!
你有原则罢了!

幻影小娃 说...

楼上的好一句有原则
相见易相处难
相处也是大学里必修的一科吖
忍一时风平浪静
退一步海阔天空吖
加油吧

可乐苡 * 绿叶 * 说...

nick
谢谢哦,你这样讲,我心里好过一点咯。。。

幻影小娃
我已经忍很久了,习惯了,只是有时还是会看不惯。